• 2013/09/18

    姐妹的晚餐 - [那些她们]

      昨天见到了V和Hellen。和V大概有两三年没见,她胖了,和Hellen也有一年没见了,她额头的皱纹少了,终于又滋润了回来。只是目前我们三个的工作都不怎么好,都是刚跳槽不久,都有着不受待见的尴尬。

  •   与这个世界脱节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
      最近万分想去韩国,想去旅行,还想做一些旅行无法做到的事。
      韩国人早就开始用Twitter和Facebook了,我的步伐却还停留在Cyworld,还有Naver和Daum。难怪一直都不知道,当失去了Cyworld(二零零几年的时候已经终止服务了的一个韩国个人主页社区)的联系纽带之后,该怎么去寻找那些“故人”。世界变化太快,我太无知、太脱节了。
      必须记录几个人的消息,这次似乎是比较近的“近况”:
      关于L,几年前的那场官司把他的人生送上了过山车,没了好几年音讯之后,听说他开饭店了,并且已经远离了汉城。开饭店接客好哇,这倒是我一直都向往的生活,活着就好,其他的就看淡吧,都过去了。有着一份自己经营的事业,说明会活得很努力。真心希望你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因为希望看到你好。
      关于C,依然没有特别的消息,大叔,婚否?但不再是完全的杳无音讯了,看到了近期的照片,还是像大叔。嘿嘿,我怎么那么想笑。其实特别希望大叔去参加M的婚礼,可是没有。大叔的生活一切照旧。
      关于N,又看到了他两个女儿的照片,依旧觉得不好看。两坨婴儿肥,实在……太肥了。不管别人如何评论她俩“可爱”,可我觉得,这俩孩子一个3岁、一个2岁,从脸上却仍看不出是男宝宝还是女宝宝,失望ing。现在N的生活已经完全被女儿们包围。哦好吧,您年轻时的那副“甜美”劲儿,如今已经蜕变成了奶爸的模样。甜美即奶爸,奶爸即甜美。
      关键人物来了,那就是M!我实在接受不了你发福的那鬼样子。神啊,就算C和N都发福了,我还是接受不了连M你也发福了的事实。而且,今天才听说蕾竟然有去参加你的婚礼,好神奇,如果什么时候能联系上蕾,一定得好好问问她。也看到了M孩子的照片,这次确定是儿子,比N家的俩女儿好看、机灵。
      忽然对人生产生了一丝好奇。脑海里的念头一闪而过,要不要去韩国,要不要去韩国?可是去干什么呢?如果去,是不是该这样——先想办法联系到蕾,然后从上海坐飞机到仁川。去看看仁川的海,然后去汉城,逛逛明洞,瞧瞧那个1000块的冰淇淋如今涨到多少钱了?再到大学路走走,那些街景还和以前一样不?再去一下东大门,看看国宝被烧毁之后如今是啥模样?还想去Chungshin 4 nakil,这是在《屋塔房王世子》里见过的一座美丽小镇。坡州一定要再去一下,甚至想住一段时间。以前都没好好注意过这里,因为看了《仁显皇后的男人》之后,发现坡州的风景还挺小资的。还有,这里离“三八线”最近了,可惜上次去韩国的时候还不知道,亏大了。然后想去鸭鸥亭洞、清潭洞、三星洞等等,那些有名的“洞”我一个都没去过哇。还有汉江边那个可以观景的地方也要去,这在好多韩剧里都出现过,可却不像外滩那样挤满人。还有汉城电视塔,记得蕾在上面拍过一张照片,所有的游子到了那塔上面都会思乡。接着想去看景福宫和德昌宫,不知一天能逛完不?然后呢,想要一路往南去江原道爬雪岳山,如果能路过光州也想去看一下,还有全州、庆州,去这些地方最适合的方式莫过于自驾了。如果实在没车的话,火车也将就啦。到达庆南后,想去一下梁山,以前的公司在这里。还想去瞧瞧《幻想的情侣》的拍摄地,听说那里有个度假村,话说这部剧里出现过的每一个景色我都很喜欢。L开的店应该也能经过吧,住一段时间先。到南海,再到济州,听听那里的方言到底啥样子?找找济州三宝有没有?在济州,再住一段时间。然后慢慢北上,回到汉城,去N开的店,去M开的店,如今大家怎么都爱好开店了?那顺带我也挑块中意的门面开家店,把这作为在汉城最后的行程,然后就想留着不走了。《花美男拉面馆》里的拉面馆很合我心意,照着那个样子,开一家餐厅或者面包房,wow!

  • 2012/10/21

    不幸如你 - [那些她们]

      既然每个人生来就是为了死去,那他们又为什么要出现在你的生命中,给你带来不幸?当你背负着沉重的负担时,他们却轻松地死去,留下一堆烂摊子给你收拾。
      得幸之人总是锦上添花,不幸之人总是雪上加霜。你的身上有我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影子。

  • 2012/10/18

    缄默 - [那些她们]

       L的签名是“Don't judge the book by its cover”。不知她有没有当我是她的一本书。她是多么美好的一朵女纸。
      我在用的签名是“Having dreams is what makes life tolerable”。相比之下自惭形秽。因为,怎么看起来我都是个苦恼死了的人。梦想对我而言是件多么沉重的事。
      今天,一言难尽了。不如不说。虽然很快我就会忘掉,只是这世界也真的奇怪,有的人怎么都说不到一起,有的人就是互相吸引。

  • 2012/10/17

    L - [那些她们]

      L是我的新朋友,来自雅加达。好久都没有因为一个人而向往一个城市或国家,而她真的有这种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