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3/26

    晨曦 - [足迹]

  •   “现在半平米房子的钱就可以去新马泰玩一圈,一平米的钱就能去欧洲列国周游了,接下来你可以去非洲南美这些更加神奇的地方,等你玩转了地球,还用不到你买一个厕所的钱,但你世界观都变了。”——新婚姻法或许又改变了一部分人对房子的看法,但作为一个自由的人,不用有那些面包与爱情的烦恼,确实是件幸运的事。在开心网上看到这条转帖,更坚定了想要去旅行的想法,于是出发。
      这次的阿拉善-额济纳之行用“刺激”二字似乎不足以概括,它只能用来形容阿拉善。那么“难忘”呢?好像也只能用来形容阿拉善。在面对额济纳的胡杨林时,我还沉浸在阿拉善的壮美之中,不愿醒来。
      行程总共七天,去掉首尾两天,稍有些仓促。先来说说对银川的印象。十一的银川不算太冷,但空气比较干,阳光比较烈。早晚挺凉爽,中午到下午的这段时间如果在户外,则会显得非常难熬。坐上公交车,穿行在银川,时不时能看到清真寺和头戴白帽子的回民,这是道独特的风景。关于银川的吃的,去之前做过攻略,比较有名的是新华街,但想寻觅的几家没找着。其他的诸如手抓羊肉、拉面之类,由于没有大块吃肉、大碗吃面的勇气,逃了。最后一天悲催地吃了三顿KFC。关于银川的人,不得不提醒一声,问路须谨慎,否则会发生很多尴尬。关于特产,在那儿买了枸杞和发菜,瓜子也算;不过拿回家后,妈妈还是说,上海能买到的宁夏枸杞更便宜些,上海能买到的北方瓜子个头也更饱满些。
      再来说说阿拉善。去之前特地买了个相机用的防水袋,防风沙。不过在沙漠,只要不去沙地里打滚,镜头不会进沙。十一是沙漠气候最宜人的时候,基本上没风,沙子就像沙滩上的那样,静静地躺着。不过有位老兄从沙山上滚下来,相机就真的坏了,还有两位iPhone的贴膜被沙子刮花了,但幸好只是贴膜。那里条件很艰苦,食物和水很珍贵,用电也很困难,每家都有发电机,但电压不稳定。手机没有信号,所以还很佩服咱领队,当时是怎么联系到庙海子那户人家的。有一件事比较遗憾,就是没看到驼队,自从有了越野车,骆驼就少了。银川有驼绒、驼掌卖,一路上也在饭店里见到过几次驼肉,但都不忍吃。人们把骆驼称为“沙漠之舟”,累了却要骑它,渴了就要割它的驼峰,饿了就要吃它的肉和掌,冷了还要扒它的皮毛,这很残酷。黑水城、大同城、红城子没什么意思,如果不是西夏历史发烧友,又没有导游讲解,可以忽略;Emma说,参观这些地方的时候就像明知气温已达38度,还要出去逛马路。太受罪了。
      最后是额济纳。值得一看的是一道桥和二道桥,还有四道桥。八道桥听说也不错,但我们没去成。总的来说,人工痕迹已经很多了,比如一道桥和二道桥景区里就有许多栈道、长凳、废物箱、厕所,所以感觉比较像公园。真正被保护起来的胡杨林,对游客不开放,《英雄》可能就是在那里面拍的。所以当时就想好了,回来把《英雄》找出来再看一遍,咱们摄影技术再好,总比不过张艺谋吧。
      零食和水一定要多带,多多益善,在那儿吃东西很痛苦,等上菜常常要等半小时到一两小时不等。所以每天晚上七八点回到住的地方的时候,吃饭总能吃到九十点,早晨又得天不亮就起来赶路,非常累。当时想不明白晚上的时间是怎么过去的,为什么不能多睡一会儿,现在想来,都是在等开饭。西北人的时间观念不是太强,他们概念中的半小时或一小时,并不不如我们生活在城市中的人来得精确。每天在路上上“露天”厕所,竟然也习惯了,所以现在变得有点理解为什么城市里总有些人会随地大小便,这可能是一种贴近自然的行为;而城市里的人有许多生活规范,所以离“自然”有点远。每次出门,除了照片和明信片,很少带别的东西回家,这次却连明信片都没买着。阿拉善,我的心都在那里了。

      -End-

  •   2011年10月7日  下午

      告别宁夏博物馆,留念。

      由于先前乘33路来的时候,下车的站点叫做“广场西街”,“广场”就是人民广场;而回程的车站在广场东街,需要穿过人民广场。广场很大,我并不知道车站具体在哪个方位,于是经过西街的33路车站时顺便向一个中年人打听,中年人跟我说:“你要回鼓楼啊,那就在这个站坐33路,肯定错不了。”我说:“不是吧,我来的时候就是在这里下车的。”中年人却无比肯定地说:“你是在东街下车的。”还露出同情的表情。我心想,得得得,于是跟他说:“那能告诉我一下对面的车站大概在哪儿吗,我自己找。”中年人指着马路对面一条铁栅栏说:“从这个地方穿过去就能到东街。”
      我心想这人没毛病吧?有铁栅栏的地方你倒是穿过去看看,你当穿越啊?如果不会指路,说句“我也不知道怎么走”总不难吧?不用这么拿人开玩笑吧?胡说八道、信口开河,这算什么习惯?全银川的人脑子都被驴踢了吗?作为一个外乡人,人生地不熟,况且一会儿还要赶飞机,碰到这种事怎能不抓狂?我宁可闭嘴,多走点冤枉路,也不想再在银川问路了。这是在银川最不愉快的经历(详情请见第十三回),不明白这些大人们为什么不能像那个小男孩一样?
      没有走到广场东街,因为太远了,我只想跳上一辆车,能往鼓楼方向去就行。于是看到了34路,终点站一头在幸福世家,一头在火车站,而且途经鼓楼。
      每到一个地方,总会给自己留点时间去拍当地的“幸福”。时间还早,于是坐上了去幸福世家方向的34路。

      幸福世家是个居民区。

      从幸福世家到鼓楼。虽然在鼓楼呆过两天,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栋建筑。
      饿得前胸贴后背,推开一家饭店的大门,看到各式各样的面,只能默然离开。
      去了新华街。日式寿司,OMG;成都担担面,OMG;意式焗饭,OMG。OMG,OMG。还是KFC吧?OK。

      太招人疼爱。

      归。在机场又吃了顿KFC。

      消费:
      KFC16元
      106路1元
      33路1元
      34路1元
      零食7元
      34路1元
      KFC36元
      打车5元
      机场大巴15元
      KFC9元

  •   2011年10年月7日 上午

      游记写到这里戛然而止。相机内存10月6日满了,删了一些,但还是不够用。又因为家中的电脑没有蓝牙,手机里的图片弄不出来,所以一直悬着。
      连日早起,这一天早晨睡到8点半才醒,和Emma整理好东西下楼去退房,顺便问了西夏王陵怎么去。前台说去王陵要到新月广场坐班车,班车一天只有2班,已经全开走了。昏倒。原先还在犹豫今天是去西夏王陵还是去宁夏博物馆,现在就去博物馆吧。我问博物馆怎么走,前台说出门坐1路就能到。又问邮局在哪儿,说就在前面。
      还想着给同学寄明信片的事,既然不远,也顺路,那就去一下。远远望到邮局,是一幢邮政大楼,心想,啊哈,这下找对地方了。可是进去一问,明信片卖完了。
      一起床就急着往外赶,还没吃早饭,于是进了旁边的KFC买了薯条出来。可是我们沿着路走了很久,也没看到1路的站牌。于是想会不会走错了,就向路人打听。一位老人说,你们走反了。于是我们朝反方向走了一会儿。又找人打听,一位大伯说,你们应该往回走。于是我们原路折回。接着问了一对情侣,他们说1路不到,应该过马路右转坐XX路。于是我们过了马路,但还是没找到XX路的站牌。接着又问了好些人,一边问,一边不敢再照着走;可是真的傻了,一连问了五六个路人,每个人的回答竟都不一样。我们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敢情在酒店的时候前台给我们指的路就是错的,然后一路上每个人给我们指的路也是错的,现在已经错上加错了。
      时间就在问路中过去了将近2个小时。Emma放弃了,她晚上的飞机比我早,所以打算就去新华街逛逛附近,然后直奔机场。我一个人也有点迷茫,手机里的Google地图已经停止了服务,除了问路,也没其他办法。这时,倒是车站上有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听见我在问路,就主动跟我说,106路坐2站,下车后同站换乘33路,到广场东街下车,可以直接到宁夏博物馆门口。
      别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有这个小孩说得有头有尾,于是我忐忑地上了106路。问了驾驶员,驾驶员确认2站后能换到33路时,我才定了心。接着终于坐到了33路,到达广场东街。真是十分感谢那位小男孩,或许博物馆这种地方大人很少关注,孩子们却是很熟悉的。
      这时是下午1点,酷热的气温又将人包围起来。宁夏博物馆分三个展区,我专为西夏文字而来,直奔了西夏展厅。展厅很暗,照片都看不太清了,但是受益匪浅。去年考研的时候,其实曾经冲动想报银川的学校,因为想亲密接触一下西夏历史的氛围。起先也一直以为西夏文字无人能解,不过在参观了博物馆之后感到很惊喜,原来现代人仍然有可能了解到一些有关于这门“外语”的字音、书写规范以及字义方面的知识。

      (图片有改动)

  •   2011年10月6日

      前一晚住在当地的家庭旅馆。那家人家的小孩好像在外地念书,书架上有许多书籍,大部分是课本,其中夹杂着几本蒙文书和几本学习汉语的书。我和Emma就睡那个孩子的房间,另两个女孩睡主卧。主卧的床头挂了一张夫妇俩穿蒙古族服饰拍摄的结婚照,背景是胡杨林。一直觉得蒙古族的传统服装很美,哪怕再风霜的人,穿上那样的衣服也会显得英气逼人。还看到一张母亲与几位姐妹的合影,也是穿传统服装照的,每个中年妇女看上去都像年轻女孩似的,真令人羡慕。
      这样的家庭旅馆在当地很普遍。主人一般都有自己的房子,然后又买了新楼盘,于是自己住一套,再出租一套。在节假日把新房子当做旅馆给游人租住,可以赚点外快,孩子若是在外地读书就更为方便。

      10月6日的行程安排就是个幌子:

      早前往《英雄》拍摄地拍摄胡杨林,二道桥-四道桥(徒步)拍摄日出晨景,后至四道桥拍摄胡杨林、蒙古包、芦苇、红柳、倒影如诗如画,蒙古包、羊群、驼队。后乘车返回银川结束愉快的额济纳旗之旅。

      实际的行程如下:

      早晨6点多直接出发去银川,晚上7点多才到。(如果真按照原先的安排进行,不知会有怎样的结果。对此我很期待一个解释。)

      早晨6点41分的小笼包。

      长假临近尾声,一大早这里就挤满了前来找工作的人。

      晨曦下的哈密瓜。

      街道。

      一路上车水马龙,我们一道接着一道桥地过。

      日头升起。

      其实只有十多分钟,胡杨林就到了尽头。 

      据说这里就是八道桥,路过时,山头上插满了人。风景这边独好。

      下午1点,路边饭馆。饭菜还没上,小女孩把哈密瓜转到我们跟前。

      一条一条的是粉丝。

      又酸又辣的豆腐。

      鸡肉。

      土豆丝。

      菜。

      晚上8点20分。我和Emma出现在新华街的某家麻辣烫店里。
      又变得不会点菜了,两个女孩子,竟然点了50块钱的菜,以致于Emma问服务员要号码的时候,服务员说:“你们不需要号码。”
      银川的麻辣烫很奇怪,也是用白开水烫的。烫完之后被放在“汁子”里(“汁子”就是盆内的红色汤料,此刻我连中国话也听不太懂了,就像“盘”后面可以加“子”,“碗”后面不可以加“子”,而“汁”后面可以加“子”吗?),据说是店家精心调配的,每家店都会有自己的秘方。但看到这么多油,很担心会是那什么油。

      看到别人人手一饼,我也硬着头皮再吃一回面食,感受一下银川人吃麻辣烫的习惯。虽然我觉得这根本不是麻辣烫啊!

      9点,不远处的臭豆腐摊。
      摊主:“3块12个,5块20个。”我(指着某个饮料瓶里的调料问):“这是什么?”摊主:“高汤!”

      上海的臭豆腐一般只有4到6个,可是没有这么多调料,什么香菜、香葱、辣椒、榨菜,居然还有高汤?真是Oh my God。

      臭豆腐炸得并不透,不好吃。

      慢慢逛回锦江之星,在路上各买了些枸杞,我还买了一包发菜,打算回家做汤用。路过苹果专卖店时,乔布斯的黑白头像被放大了显示在IPad上。
      一夜无话。

      消费:
      早饭8元
      娃哈哈矿泉水1.5元
      午饭20元
      晚饭(麻辣烫)26元
      臭豆腐3元
      枸杞7两30元
      发菜半两2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