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人出轨往往会被离婚,男人出轨往往会被原谅。社会的法则令女人摆脱不了输家的命运。

  •     죽어도 살고 살아도 죽어 몇 백년 후에도 당신을 사랑하겠습니다.

  •   孟子者,七篇止。连日精读《孟子》,终于剩下最后一篇。我不信佛,但觉得《孟子》有些佛经的味道,能救人于水火。心越来越沉静,两年前刚开始读书时,我还没这么坐得住。古文渐渐从一门艰涩的外语,变成了一门普通的外语。虽然如此,我与它之间仍然有隔阂,还未窥得其奥妙。
      要做的事太多,要读的书也太多,但还是偷了点小空,最近在看《步步惊心》和《甄嬛传》。我是个落伍的人,这几天才知道网上经常被人提起的四爷是谁。不过越把《步步惊心》看到后面,就越对文广局严审穿越剧的做法深感认同。普通人的生活太平淡,穿越了就能变成王子公主、达官显贵,那还是穿越去吧。现实的一切都是虚无的,在现实之中也不值得努力。听闻上月就有两个小学生因为想去清朝而自杀,但我以为罪不在于穿越剧作者,而是如今的时代确实还不如过去,人心也不古,而穿越剧正是曲折反映人们对社会的愿望的一面镜子。如同多年前流行过的武侠剧那样,那时也有孩子爬到树上去练轻功摔断腿的,这并非编剧之失。只是从武侠到穿越,同为童话,手法却越来越不高明。
      为何被雷劈、出车祸的人都死不了,而是会穿越?为何穿越者无一例外地都返回了封建时期,却没有变成猿人钻木取火,或者去未来见证共产主义社会的实现?为何人物穿越去的又偏偏都是著名的历史时期,而且还一定会落在帝王将相之家;落在贩夫走卒家里不行吗?古时也有户籍制度,为何不明身份的人都能如此轻易蒙混过关?为何每个普通的现代人到了古代立马就情商大涨,能够在国家领导人身边玩得转?他们原本也不过是小白领,并不是公务员。为何每个穿越者正好都对自己回去的那段历史有非常透彻的了解,就像揣着一整套历史年表?如果换作历史盲去了古代,是否就能不充当预言家的角色?为何人物又都改变不了历史?其实不如改变一下试试,并非编不成故事。为何故事结尾总会在现代再留一个交代,既然穿越能反复,那与乘飞机又有什么区别?
      我感脚四爷是个不够饱满的人物形象,直到剧终都没有饱满起来,如若不是受了网络的影响在先,我会以为八爷才是男一号,而四爷是配角,他的戏份真的不多。最近除了杜甫,估计最忙的人非雍正莫属了。真的是好忙活,不仅常年批奏折到深夜,这边得爱着若曦,那边还得顾着甄嬛,哦,还有《宫锁心玉》,我还没看过嘞。
      说起《甄嬛传》,倒是有一点《红楼梦》的味道,从女子身上的服饰,到说话的神态语气,到女人们日常打发时光的各种娱乐活动,似乎都带有《红楼梦》的痕迹。这部剧的文学气息很浓厚,人物对话也常常引经据典,而且引得恰到好处,这一点绝非《步步惊心》能比。推想《甄嬛传》的作者应当是中文系毕业的,而《步步惊心》的作者在文史常识方面有不少的欠缺之处。可若将《甄嬛传》与《红楼梦》细细比较,又高下立判,《甄嬛传》好似一块肥肉,嚼着嚼着就变成了蜡。而《红楼梦》这部书我一直难说它有什么好,如同《金瓶梅》和《儒林外史》,太琐碎,所以也太让人记不住。
      这部剧说的是后宫争宠的故事,只是眼看着一批批十六七岁的女孩自打被送入宫中,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去了稚气,出落得该得体时得体,该使绊子时使绊子,实在有点过于妖魔化了。这副心肠对于在职场上打拼的人来说也未必可以一蹴而就,可养在深闺的女孩们却都能从新手直接变为老手,省却打磨的过程。
      这些人中我最同情安陵容,她比甄嬛矮一截,因为她出身低微,所以立场也低微。她如能从甄嬛的那种高度去看问题,许多芥蒂或许就能迎刃而解。同样是人,同样是好女孩,可上天对她们并不是公平的。
      《甄嬛传》的演员和插曲堪称败笔。且不谈演员的长相,单是定妆的妆容,就将演员们的短处暴露无遗,那些美人儿可以冷不防地把观众雷一跳。插曲的歌词都是好词,像《金缕衣》、《菩萨蛮》之类,平时多少听过,但曲子为什么要谱得阴阳怪气呢?私以为,词这种东西最是应当配合宫商角徵羽,有条件的话,还当配合南方方言来演唱。而升音、降音的大量使用,搞得曲子有点不伦不类。
      夜深了,信笔至此。我发觉我是真的不会写作文。

  •   最讨厌金庸剧里的神雕三部曲,最近在看《神雕侠侣》,TNND没想到这么催泪啊。尹志平死的时候看哭了,李莫愁死的时候看哭了,郭芙挨骂的时候看哭了,裘千尺死的时候看哭了,两只雕死的时候看哭了,最后金轮法王死的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的,金轮法王实在死得太惨了。这些人,让人无法不同情。

  •   前几天重温了一部旧韩国电影《向左爱向右爱》,依然深深感动,深深喜欢。
      故事的男主角叫李志焕,喜爱摄影,在师兄开的饭店里打工。女主角是一对形影不离的好姐妹,一位叫沈秀仁,温柔恬静;另一位叫金景熙,活泼好动。
      一天,志焕刚把镜头对准饭店的窗口,秀仁就闯入了镜头,她把鼻子凑向窗台上的一盆小花,于是他拍下了她。姐妹俩进来各点了一杯饮料,聊天时,秀仁的样子已经印在了志焕的心里。
      姐妹俩起身离开后,志焕骑车追了出去。半途中,景熙说肚子又饿了,于是让秀仁陪她进了另一家饭店。两人刚坐下,志焕赶到了,他来到桌前对秀仁说,“刚才我对你一见钟情”。秀仁浑身不自在,志焕只好悻悻离去。
      饭店的隔壁是一家钟表店,志焕进去买了一只挂钟,把挂钟的时间拨慢了一小时。他又写了一张纸条,让饭店的服务生交给两个女孩,自己则捧着挂钟来到正对着她俩桌子的落地窗前。景熙打开纸条读给秀仁听,“我把时间拨回了一小时之前,希望你们能忘记刚才的我。如果以后还能再遇见,希望那时可以和你们做朋友。”话音刚落,挂钟开始报时,志焕吓了一跳,捂着脸走了。姐妹俩看着他的窘样笑了。
      某天,志焕正在看球赛,姐妹俩忽然来到店里。看了一会儿球,国家队赢了,三个人兴奋得嚷作一团。他们坐在一起谈论自己的家庭,原来秀仁和景熙高中毕业后就没有继续上学,一直闲在家。他们又谈论各自的愿望,秀仁的愿望是可以去旅行,景熙的愿望是爸爸不再整天喝酒,志焕的愿望是做个一成不变的人一直到老。
      后来,他们三人一起到游乐场去玩,又一起看电影。那天的电影里有一段词:“난 사랑에 빠졌어요. 어쩌면 좋죠? 너무 아파요. 그런데 계속 아프고 싶어요.(我坠入了爱河,该怎么办才好?我很痛苦,可是我想继续痛苦下去。)”三人各自回家,秀仁在晚饭的时候兴奋地和爸妈说起这段台词,景熙在坐车的时候默默地回味这段台词,志焕在洗澡的时候对镜子说这段台词。
      三个人渐渐变得亲密,有一次,景熙和秀仁想暂时离家出走,于是要志焕带她们去旅行。志焕开着车,陪她们去了曾经念过的高中,又去野外宿营,还一起去看海。志焕虽然和秀仁更亲近一些,但秀仁看出志焕其实喜欢景熙,而景熙也渐渐爱上了志焕。
      清晨,志焕和秀仁起了个早,景熙还睡在帐篷里没醒。志焕对秀仁提议,不如一起聊聊初恋的故事。他说自己小时候为一个大眼睛女孩打过架,因为她受到小流氓的调戏,而如今那女孩已经嫁给了那小流氓,日子还过得不错。秀仁说自己小时候住医院,认识了一个调皮的孩子,那小孩病得很重,但脸上总挂着微笑。后来,她要别人用那小孩的名字来称呼自己,这样即使有一天分开,也能感觉到两个人在一起。
      于是志焕叫秀仁:“志焕。”秀仁回答:“干嘛啊,秀仁。”两人相视而笑。
      野外下起了大雨,秀仁淋湿了,景熙显得十分紧张。回到宿营地,秀仁就病倒了,景熙哭得非常伤心。志焕有点不知所措,景熙却对他说,是这下雨天让她觉得有点伤感。
      旅行过后,志焕和景熙见面,秀仁没有来。秀仁病还没好,景熙说今天只想喝酒,于是拽着志焕去喝酒,喝完酒又说想抽烟。志焕不让她抽,她愤怒地甩开志焕独自离去。
      志焕师兄生日,景熙和秀仁都来了,秀仁还戴着大口罩。分别的时候秀仁对志焕依依不舍,志焕有些莫名。
      景熙又是一个人来见志焕,志焕写了封信给秀仁,要景熙带给她。可是景熙偷偷把信撕了,而志焕其实在那封信里想和秀仁说自己喜欢的是景熙。
      秀仁躺在无菌病房里,景熙陪在她身边。秀仁告诉景熙,自己在打针和做血透的时候一声不吭,因为心里想着三个人在一起时的快乐时光。她也交给景熙一封信,托她转给志焕。
      志焕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俩了,他一直在店里等她们。师兄看到他又呆呆地坐在院子里,说:“你们三个究竟是怎么搞的,竟然没留过地址和电话?”
      一天,景熙独自来找志焕,和志焕一起出去喝酒。志焕发现景熙的手受了伤,情绪似乎也不太好。景熙说,我和你越来越难相处。志焕说,我和你们也越来越难相处,不如就散了吧。
      此后,志焕再也没有她俩的消息了,但他一直都对她们念念不忘。多年来他经常收到没有署名的信件,而每封信里都有一张相片,每张相片上都写着跟爱情有关的话语。
      志焕想把谜底解开,于是去了景熙和秀仁的高中,向金莲秀老师打听她俩的消息。金老师听说志焕想找景熙和秀仁,显得十分惊讶,她说:“我也是这个高中毕业的,和她们是同一届。景熙和秀仁都有很重的病,平时很少来学校,但她们形影不离,同学们对她俩总是既同情又嫉妒。”
      志焕听得瞪大了眼睛。金老师问:“好像你还不知道?啊,是了,其实我当初听说的时候也很震惊。她们经常缺席,却又看不出有什么病。还有,我要抱歉地告诉你,秀仁现在不住在汉城,景熙五年前就已经去世了。秀仁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健康每况愈下。”
      志焕于是根据信封上的邮戳,找到了一个小村庄。他向邮局问了路,来到一间破败的屋子前。他熟悉这个地方,因为这是照片里的景色。而路边有一群孩子,他们抚摸着一只小狗,叫它“志焕”。
      景熙独自回忆着往事,她想起自己还叫做“秀仁”的时候,在医院里认识了好伙伴景熙,景熙和自己交换了名字。想起两个人一起上学,老师点名叫沈秀仁的时候,她们两个一起喊“到”。想起秀仁在弥留之际,自己跟她八卦着金医生和朴护士的婚外情。想起在秀仁的葬礼上,自己用手打破了钟面,把时针拨回去,后来又去和志焕见面。
      孩子们带着志焕找到了景熙,而景熙就是秀仁。他们去参加了志焕师兄的婚礼,一个做伴郎,一个做伴娘。
      景熙把秀仁临终前写的信交给了志焕,秀仁在信里说自己就要去很远的地方旅行了,如果我舍不得你和景熙怎么办?希望你以后能照顾景熙,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们互相喜欢对方。我想告诉你一些关于景熙的事,她喜欢草莓汁,喜欢经常笑的男孩子。如果她的眉头上有三条皱纹,表示她身体不舒服,你要快点送她回家。她喜欢别人牵她的手,你要经常这样做。
      景熙又写了一封给志焕的信,她说自己想要个童话般的葬礼,希望那时可以是自己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她一边写着一边流着鼻血,她说希望志焕能够参加自己的葬礼,如果连一个单身男人都不来,那么别人会觉得她死得很凄凉。她还告诉志焕自己撕了他写给秀仁的那封信,不过自己很快就能和秀仁见面了,那时一定会向她道歉。
      志焕读着这些信,一边流泪,一边微笑。小店窗前的那盆花依然盛开着,他的那只旧相机已经把所有的美好时光记录在了相册里。
      …………
      平时很少看电影,也很少有喜欢的电影,而这部是我重看次数最多的,每次看,每次总能一口气看完。我想它吸引我的原因在于三个主人公对待感情的那种认真,和对待死亡的那种平静。
      当景熙发现自己爱上志焕的时候,她嫉妒过秀仁,不过两人很快就和解了。因为她们知道自己时日无多,所以她们没有用宝贵的生命去和自己最亲密的姐妹争风吃醋,而是选择了顺其自然。
      当志焕知道景熙和秀仁患有重病时,他没有歇斯底里,而是按部就班地去寻找还活着的那一个。甚至他在看景熙的信时,也不觉得她邀请自己去她的葬礼是多么忌讳的事,因为他知道那一天总会到来。
      十分羡慕他们可以这样坦然地面对命运的安排,平静地接受命运带给他们的一切。如果有一天能够这样生活,那么无论怎样的考验都将不再是考验,而只是琐碎生活的一部分;什么都无法绊住生活前进的脚步。
      以上是这部电影最震撼人的一面,它的震撼力源于它的平淡。同样,它也有让人十分感动的一面,而这种感染力依然源于电影的平铺直叙。
      “我坠入了爱河,我很痛苦,可是我想继续痛苦下去”——这是他们面对感情时的内心写照,景熙和秀仁是因为知道自己不能和别人过完一辈子,而志焕是因为自己已经动了心,从此就有了牵挂,再也回不到从前。没有患得患失过的爱情,或许就不是真爱,没有一点痛苦的爱情,或许就跟喜欢没有差别。而“想要继续痛苦下去”的人,究竟是该令人高兴,还是令人惋惜呢?
      还有他们交换姓名的约定,这是这部电影最温暖的一部分。因为它要讲的故事已经很残酷,所以男女主人公都应该有一些温暖的记忆,这样才能少一点遗憾。每当他们用自己的名字去称呼对方的时候,可能也已经不是出于想念对方或者害怕失去对方,而是出于习惯。正是因为这样一件小事变得习惯成自然,所以才显得特别有温情。这是一种眷恋,哪怕与爱情无关,他们也好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有一首歌说,“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而如果两个人交换了姓名,即使忘记,另一个人也会记得。
      我想起,自己就曾经把喜欢的人称作“王子”,而把自己称作“公主”;那时我希望王子和公主最后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后来觉得如果当时能够互相交换名字,也许现在就能留下一些更温暖的回忆。
      …………
      七年不痒,而是继续疼。그런데 계속 아프고 싶어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