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1/25

    拳不离手 - [用心的纪念]

      忍受不了等更新的我周三晚上第一次打开SBS追《星你》,忽然发现原来没字幕也没什么大障碍,就连古文也能听懂一大半。
      记得考研的第一年听了五个月的VOA,当时毫无效果,也很失望过。去年为了让自己心情开朗,开始看韩剧,到现在可能有八九个月,却行了。
      也许不是基础差,也不是单词量不够大,而是听得不够多,训练就欠那么点自己也想不到的火候。我打算听五乘以二个月的美剧看看。

  • 2014/01/01

    1314 - [用心的纪念]

    没想到这一次跨年是边看着《大长今》边度过的。这是部10年前的老剧,因为太长,所以直到昨天才刚刚下定决心开始看。
    记忆中它曾经火过好一阵,06年在西安当走到浑身无力也没找到一样想吃的东西而近乎绝望的时候,忽然看到前方有一家店的门面上有李英爱大长今的头像,旁边写着四个大字“韩国料理”,当时满心欣慰的感觉就像找到了家乡菜,而韩国和西安这两个对我而言意义特殊的地方也以一种莫名其妙的方式产生了联系。
    在那以后的日子里,西安小吃终究没有走进我的胃也没有占领我的心,而韩国料理却有着初恋的味道。我渐渐开始在味觉中徘徊,这是对西安人民最后的怀念方式;却又因为胃病而不得不放弃最钟爱的味道。
    抓住一个人的胃相当于抓住一个人的心,爱上一个人就会爱上一座城——一些看似有道理又没道理的定律反复上演,于是直到30岁也没个男朋友。如今胃也坏了,城也不在了,至于爱,这是年轻人的讲究,等到了一定年龄有了一定阅历,就不会再执着了。生活有别的乐趣,那是另外的温馨。
    1314,不是为了让我们庆祝一生一世,而是提醒我们没有什么会一生一世。
  • 2013/09/18

    说再见 - [用心的纪念]

      博客经历过几次大搬家,在博客大巴呆的时间最久。许多次想要一走了之,最后还是觉得大巴最适合自己。
      年初听说大巴要改版,当时满心期待,大巴已经让人怀疑它没有技术支持很久很久了,不知这次改变能否令人振奋?可是说好的改版却姗姗来迟,并且这个迟来的“新版”和旧版几乎没有差别。广告依旧发出噪音,上传空间依旧狭小,模板依旧丑的丑、失效的失效,多年的bug依旧没恢复……反之,不知要手机客户端何用?要推荐到首页功能何用?要绑定微博和QQ何用?
      就这么别别扭扭地用着这似改非改的后台,一直没习惯起来。其实我想要更熟悉它一些,于是四处找之前的大巴论坛,可是发现论坛的链接已经失踪了。然后看了下“设置”,又发现如今只能导入日志,却不能导出了。接着又发现连博客名称都不能修改了,以后只有VIP才有这个权利了……可是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呢,想走的终究还是会离开。忽然觉得大巴变了,变得可怜,它是审核机制的牺牲品。中国的网民也很可悲,从来都没有自由。博客是言论的自留地,但是政府绑架了言论;如今微博替代了博客,但实名制又使个人发表言论形同裸奔。究竟是闭嘴好,还是不闭嘴好,that's a question。
      决心搬离博客大巴,虽然大巴也是受害者。大巴没有足够的抗风险能力,而让自己逐年累积起来的博文去冒险又是件很纠结的事。我在寻找出路的时候,希望大巴也能找到一条好的出路。从2007年9月到现在,真心感谢大巴容纳了我的喜怒哀乐,也帮我留下了最珍贵的记忆。这是其他任何东西替代不了的,很不舍。新去处暂定blogspot,有缘再见了。

  •   好久没写日志。变得不会写字,不会表达思想。
      上个月胃疼之后,生活变了很多。查不出得的是什么病,吃药也不见效。当时觉得真可怕,还记得小时候感冒就是感冒,肠胃炎就是肠胃炎,虽然生病很难受,但是只要吃个三四天药,就会好转。可现在,生病都变得不再单纯,虽然觉得自己还不算老,可为什么会得一种病,看了好几个医生都说是肠炎,吃药却不管用?那段时间并没有吃坏过东西,验血报告里细菌化验是阴性,可见没有细菌感染,验大便的报告里却检查出了隐血和白细胞,说明消化系统的某个地方正在出血。这有多么恐怖,我真的会想多了。
      每个星期都往医院跑,验了好几次血和大便,验到左手无名指比胃还疼。医生建议我做胃镜,妈妈不同意,等到第二个医生建议我做胃镜的时候,妈妈才同意了。其实早就可以做了啊,搞不清病因的病,怎么能一直拖着不检查?
      等待、恐慌、自我安慰,这些心情占据了大部分的时光。我甚至考虑了自己的身后事,如果在这年纪得了一场能危及生命的大病,父母就能够解脱了。没有我,他们会活得很好,他们并不是很爱我,如果我不在了,他们也不会有过多的难过。而如果我一直单身地活着,活到老,以后一定会拖累他们,到那时房子留给谁,红木家具留给谁,这些事我根本就做不来,不如让爸爸妈妈来决定,他们是聪明的。我也想起那个人,还有那那个人,一个在天上,有再多的遗憾我也当没发生过,另一个深深刻在心里,可是我很快就要化成灰了,这颗心也是。死了就一切成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最关注的是亲人,他们是我平时相处得并不好的父母和爷爷奶奶。
      写下这些觉得很不吉利,但是它们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在我的脑海中反复浮现。我带着害怕和留恋反复想着,我人微言轻,不用立遗嘱,我没有财产,不用为遗产分配问题操心。而如果等到老了之后再死,那么一切都不会像现在这么简单,人死之前是要费一番脑筋的,这对临死的人是一番多么不人道的折磨。
      做胃镜要排队,继续等待了一周,等待是种煎熬。等到我坐在医院里的时候,妈妈依然在吓唬我,要不要做无痛的,现在还来得及。我就靠着那一点不知者的无畏,没有选择打麻药,其实我更害怕麻醉,麻醉是一种不可理喻的东西,人怎么能突然睡过去,然后任人摆布呢?
      今天时间太晚了,我应该好好休息。胃镜做下来说是胃炎,接着等病理报告又经过了漫长难熬的一周,不过好在只是胃炎。胃炎是种治不好的病,它以后将会陪伴我一生了。我有点伤感,今后不能用健康的体魄去面对人生,这是一种负能量,以后的独身将会多一重阻力。
      忽然意识到应该重新拾起笔来写日记,哪怕记录一下自己病情,记录一下天气。昨天、今天胃一直在烧,一直不停地打嗝、放屁,吃菜粥不消化,大便中有大量食物残渣。吃药依旧没有效果,我既伤感,又无奈,在病魔面前,人类显得太无力。这次的病如果用归因法,一定得归在上一份工作头上。真的亏大了,为了保住那份工作,承受了那么多事,患了小叶增生,又患了胃炎,可是得来了什么?妥协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   今年做盐焗鸡的愿望还没完成。明年的愿望是吃河豚鱼,顺带做盐焗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