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4/05

    难过 - [思考]

      昨晚胃疼,爸妈都不在家,我对自己的表现感到非常难过。
      一晚上没睡着觉,半夜2点多钟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我胃疼,过几天能不能陪我去医院。
      挂了电话还是疼。我的独身太不专业,除了会抵御孤独,别的什么都不会。可是把孤独当做生活常态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依赖性?我觉得无法解释了。
      当需要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不能怕死。人世间是否还有我留恋的东西?没有。那我只是单纯的贪生怕死吗?可是死比生更可怕吗?我不知道。
      要学会一个人上医院,不要给别人打电话,不要再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困扰。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

  • 2012/06/29

    陪人 - [思考]

      陪人、等人、聊天,当然也包括陪人聊天、陪人吃饭之类,都是我特别反感的事——那么关键词就锁定在“陪人”上。对,陪人,花费我时间的人简直都是我的敌人。每次接到难以挂断的电话,或是参加难以结束的聚餐,我就会愤恨不已,发誓再也不接谁谁的电话,或再也不和谁谁出去吃饭。Kill time是种恶习,被人在想要消磨时间的时候想起,被人在百无聊赖的时候挂念,我会特别难以忍受。拜托下次不要想到我,你明明没事。在你无聊的时候和别人聊的天,过两三天你就会忘记,而花费的却是我的宝贵时间。
      人类是社会性动物,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桥梁多半是由做这些无聊的事情所积累起来的。如果要等到别人有事才来惦记,其实比较可悲。然而前些年我对kill time的反应并不像现在这样强烈,如今在这件事情上我已变得难以妥协。空闲时间我不接受任何人的邀请做任何事,我自己会把这些“空”全部填“满”。
      我越来越自我,越来越独立,越来越强大,越来越知道一个人该怎么活着,而不再在失去玩伴的时候茫然不知所措。只是在这样训练自己的过程中,也许,我不自觉地给自己设定的前提就是“当身边没有一个亲人,没有一个朋友的时候该怎么办”。其实我是个悲观主义者。

  • 2012/04/16

    欲望是个无底洞 - [思考]

      为什么看这个视频的时候我一点也不觉得好笑,而是觉得可怕。糖果能满足孩子的欲望,那什么能满足大人的欲望呢?可以让大人撕心裂肺去追求的东西是什么呢?
      我们常常责怪许多事再也不如当初那么简单,却从不曾反思自己。为什么要了糖果还想要金钱,要了金钱还想要女人?欲望是个无底洞。当我们无法被糖果满足的时候,已经在堕落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   这几天降温了,天气预报说江南地区会有一次雨雪过程,不知准不准。
      妈妈嫌我胖,昨晚被她逼着出去散步,冷得要命。经过宜家对面的马路时,风很大,可能因为是路口,但不远处却传来阵阵猫叫声,回过头去看,垃圾箱旁边有一只黄毛的小猫。它看到我,走过来抓住我的裤腿,还想看我手里有没有东西,好像是饿了。
      借着路灯,我看清了它的小脸,脏脏的毛,鼻子上还黑了一块。它不是养尊处优的宠物,冷的时候能被人抱在怀里,它甚至可能没有妈妈,只能在垃圾箱里觅食。遇见它,我想生活的艰辛又算得了什么呢,至少自己还不愁吃穿,有个能吃饭、上网、发呆、睡觉的家,和这只小猫相比,自己简直太幸运了。可又想起开心网上那篇叫《老王发年终奖了》的文章,不知你看过没有?它说老王发了一万块年终奖,听说别人只发了一千块,他欣喜若狂;它又说老王发了一万块年终奖,听说别人发了五万块,他火冒三丈。
      很多时候人们感到痛苦,并不在于自己有多不幸,而在于比别人更不幸。所以说,当看到小猫比我更无助的时候,又有什么值得欣慰?我感到欣慰,并不在于自己有多好,而在于比它好。可我的生活并不会因为这只小猫的出现而变得幸运一点,这只是无谓的比较罢了。快乐与痛苦,它们依旧真切地充斥在生活中,无所不在。
      而话又说回来,如果你是老王,你能淡定?

  • 2011/09/27

    因为 - [思考]

      我发现自己活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因为爱情;不是“为了”,只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