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10/17

    Leave My Heart - [未分类]

      那么多年过去了,此时,眼泪却还记得曾经走过的路。
      说好了只看未来,可是最近一直在怀旧。不要回避。有过去,才会有现在。我多么地爱你。

  • 2013/08/08

    不见不散 - [未分类]

    不必烦恼
    是你的想跑也跑不了
    不必苦恼
    不是你的想得也得不到
    这世界说大就大说小就小
    就算你我有前生的约定
    也还要用心去寻找
    不见不散
    Be there or be square
    不见不散
    Be there or be square

      早晨哼着《不见不散》推车去上班,还没到门口,就感觉到门外就有一双眼睛惊异地朝里面张望了一下。这歌太过时,而我唱歌的样子估计就像发了一整夜的花痴还没醒,哈哈哈,但路人不知道这对我来说并不只是一首普通的歌而已,它联系着一段太沉重的记忆。不过,我忘得很干净,现在哼这歌纯属无负担的娱乐,外加小疯癫。才2天功夫,我已体会到了love at third sight的巨大魔力。
      跑不了,就不跑。
      得不到,就想想自己能做什么。
      付出远比得到快乐!我觉得只有这样,才能不像过去那样伤害到自己。
      我必须没有过去,因为这次只看未来!
      以上这些,是我目前的人生哲学。
      似乎有一个规律,想念一个人越久,就越梦不见。昨晚真的梦见了跟你有关的东西,可却只是东西,不是你。趁还没有想念太久之前,拜托你不要派别人来梦里看我。

  •   13年前的现在,往前推3个星期,如果那是love at first sight的话,那么2004年4月21日,就是love at second sight。可是今天早晨,这种感觉分明是love at third sight。
      是你,又是你,还是你。对第三次爱的人不再感到新鲜,对第三次爱的人也没有奢求。只是感觉又对了,或者说在这世上,有的人永远就在对的感觉上,区别只是我们离坑远一点、在坑边上、还是往坑里跳。
      一整天神情恍惚,吃药的时候药掉在地上,骑车的时候觉得拥挤的马路上只有我一人。从今天开始,也许会既平静又兴奋,也许会变得方寸大乱,也许生活轨迹又将发生大的转变。可是我愿意迎接它们到来。
      我又开始了惴惴的期待,又开始了荒诞的想象,又开始了莫名的骚动,又开始患得患失,又开始充满希望。这些感觉既陌生,又习惯。希望——这是一个多么认真、多么执着、多么年轻的词语——这便是此刻的心情,虽然今天疯狂地流过眼泪,可这是一种美丽心情。
      我准备沦陷。我今晚就想梦见你。我打算去完成年少时的愿望。我只看未来。

  • 2012/12/24

    710071 - [未分类]

      一年我只给你写一次信,而且每次寄给你的都是生日卡片,说实话,半面纸还真写不了多少字。
      你的生日在1月,可每个12月我就会把卡片寄出,有几次在12月头上就寄了,不为别的,只为成为第一个祝福你的人。现在的节日那么多,“1111”光棍节、“1212”都要爱,“1221”世界末日,“1224”圣诞夜、“1225”圣诞节”、“0101”又是元旦,每个节日都爆仓。你的生日在1月,我怎么能不早点寄呢?否则,我怕这封信会晚一两个月到你那里。或者,根本到不了你那里。
      那些人都很讨厌,有的会在零点发祝福短信给你,有的会做生日蛋糕送给你,有的还为你见证这、见证那,而我能做的只是给你写信。可你总是为别人感动来、感动去,对我却视而不见。这多么令人咬牙切齿。
      每次给你寄卡片都像一场浩大的工程,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通常8、9月我就会焦躁起来,可这时明明还是夏天。周末我跑遍周围的文具店,但总是空手而回。卡片在21世纪是多么难买的东西,称心的卡片更是可遇不可求。所以我不找,我等,我跑遍大街小巷的文具店,只为等待一张合眼缘的卡片,然后把它买回来。
      今年的卡片深蓝色,你喜欢的颜色,摩天轮,幸福的模样。卡片那么贵,可是不管,一年只有一次,我要把它送给你,送给你最好的,因为我还能寄出几次呢?你还能收到几次呢?我不知有多担心有一天你留给我的地址也会失效,所以每次寄卡片前,我都念过无数遍“天灵灵地灵灵”。
      可是我不写给你“生日快乐”,你快乐无比,你从我的痛苦中获取快乐,再祝你快乐,我做不到。我不写给你“我爱你”,我本来就爱你,哪怕你去跟别人相爱,我也不会感到羞愧。我只写给你“见字如面”,这四个字你一定比我更懂得。
      写完卡片,还要买胶水,可一年只用一次,下次再用就找不着了,所以每年我都买新的胶水。粘完信封,还要买邮票,离家最近的那家邮局拆了,所以有一年一怒之下买了一大把邮票,这下够用十好几年,终于放心了!
      年底总是最忙碌的时候,我又焦躁起来,下班经不过邮筒,换别的路线上下班,也经不过邮筒,才发现这世上的邮筒那么少。那么周末去寄?妈妈是孙悟空,我做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法眼,如果她看到我揣着一封贴着邮票的信出门,其实这还是一封“情书”啊,它不是一封普通的信,或许她会很难过。有几次,我趁爸妈出门的时候偷偷溜去邮局寄信,又赶在他们回来之前先到家。去年,我等了好几个周末都没逮着机会,于是把卡片藏在口袋里,假装去逛超市。
      为了寄一张写了四个字的卡片,我变得不可理喻,可你的邮编、地址、名字都不止四个字哪。但是已经有几年,我不再写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我是真的怕麻烦,怕万一寄不到被退回,它就会躺在我们家的信箱里。怕万一到了别人手中,会有人问你这个地址、这个女人是谁。是的,我谁都不是,这是件多么令人难堪的事。今年的卡片又在包里放了好几天,我该怎么寄掉它呢?它会到达你手中吗?你会丢进废纸篓,还是锁进抽屉?你会把它撕碎,还是把它留下?
      那年,我在二字头上,你在二字尾上,如今,我在三字头上,你在三字尾上,很快我们又会再奔一个新的十年。其实我有点不能相信,自己深爱的小伙子已经渐渐成为中年人;可是怕什么!我也变身成大妈了!我从不害怕改变,我怕的是你老你的,我老我的,我们各自老去,却没一点关系。我痛心的是,我们明明在最好的年纪遇见彼此,却非得弄得最初不相识,最终不相认不可。你30岁不肯见我,那么40岁还是不肯见我吗?50岁还是不肯见我吗?以后的时间会过得越来越轻易,日子会像飘落的黄叶,再往后去,就真的太晚了。我需要在每一个当下都见到你,既然你不肯见我,那还是见字如面!吧!

  • 2012/11/19

    Damn - [未分类]

      想起很久以前Chloe为我算的命,令我对命运这种东西产生了深深的恐惧。
      她上来的第一句便是“唉”。
      她说,你学习非常刻苦,但你在学业上不会有成就。
      你应该会结婚,你老公经常不着家,可是你对婚姻很忠诚。
      你会生女儿,你把感情全倾注在女儿身上,最终导致溺爱。
      你一辈子都不会缺钱。
      记得当时听了很害怕,虽然只是算着玩的。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个信命的人,但生活中确有许多无法解释的事,比如,为什么算命先生可以知道许多本来只有你一个人知道的事情?
      现在看来,学业无成基本上不错,但我也不算十分刻苦,而是杂念太多。还有无法抵抗的自然规律,体力与智力的下降。以及谋生的需要,必须兼顾工作。另外,还有家人无休止的烦扰。
      至于婚姻,真的会连独身都走不到最后吗?想象不出,如果婚姻不和谐,而连老公在外面干什么都还不知道的情况下,我会有什么勇气对婚姻忠诚下去。而如果婚姻和谐,除非那个人回头!否则根本没有一种可能性让人去恒久忍耐,因为婚可以不结。而最合理的解释有可能是:投靠一个男人是唯一的出路,因为我需要钱!
      子女的问题,如果真如算命所说,那真是个杯具。一直认为把生命带到这个国家来是一种罪恶,虽然,没有一个女人会天生就不想生孩子。可是要把孩子当成感情的存放处吗?这是病态的。以后我真的会那么可怜吗?我的子女也会那么可怜吗?
      关于钱财,我已受过贫穷的困扰,但从目前的工作情况来看,完全看不出未来会不缺钱。
      所以,如果,Chloe的那些话一语成谶,那么学业将成为我的一道伤疤。我会依靠一个貌似与我无关的男人,只为过活。我会把孩子当做一件物品,而不是一个独立的人。孩子将来会怨恨我,我们会成为彼此痛苦的根源。也许我会不缺钱,但还不如失去一切来得痛快些。
      世上有两种不幸,一是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二是得到了自己不想要的。更不幸的是,那些不想要的,非得让你得到不可。而人们总是对你说: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开了一扇窗。
      多么恶毒的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