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0/01

    记一笔 - [烹小鲜]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老子》)
      让人想起那句“不被人嘲笑的理想不值得去追求。”与老子的话同义。

  • 一、求“不可胜数”的“数”的本义?
    “数”,这个字形所记录的词的情况:
    计算
    (“计算”引申为)数目(包括一个特别的数目“几”)
    (“几”引申为)屡次
    (“屡次”引申为)密切(人与人的关系近)
    (“密切”引申为)细密(物与物的关系近)
    (“数目”朝另一个方向引申)技艺
    (“技艺”中三百六十行之一)占卜
    (“占卜”引申为)命运

    从“数”的字形构造来分析:
    “数”从“攴”(上为一支棍子,下为一只手,手拿小棍)“娄”声,凡是从“攴”的字的本义往往是动词义。
    ∴从“数”的所有义项里看下来,与“攴”相联系的本义是“计算”。
    ∴“不可胜数”的“数”,记录这个词的记录符号是非假借字。

    二、求“伯仲叔季”的“叔”的本义?
    分析《诗经》“九月叔苴”的“叔”的字形:
    “叔”,左边为豆粒子,右边为一只手,手在捡豆粒子。

    ∴“叔”后来写成“菽”,“菽”就是豆粒子。
    ∴“叔”这个字的本义是“拾取”。而“九月叔苴”这个句子里面恰恰用的是非假借字来记录“叔”这个词,分析“叔”字的本义得到了“拾取”,也就得到了“叔”这个单音词的本义。“九月叔苴”即“九月里拾取麻子”。
    但是这个分析方法只适用于用非假借字记录这个词的情况,字义就是词义。如果把分析字形得到的“叔”字的本义放到“伯仲叔季”的“叔”头上来就不行了。
    ∵“排行在老三”这个字难造,
    ∴人们就借已经造好的当“拾取”讲的“叔”来记录“排行在老三”这个字,它是假借字,是不造字的造字。在这种情况下靠分析字形去求字的本义是不行的。
    正确的做法是通过语音求语源,求到的语源才是单音词的本义。
    ∵“叔”与“年少”的“少”声母相同,因为年少所以排行靠后,
    ∴“叔”的本义是“年少”。

    字义=词义的情况:如果用非假借字记录词,那么这个词的本义也就是这个字的本义。找到了这个字的本义,也就得到了这个单音词的本义。
    字义≠词义的情况:如果用假借词记录词,那么这个词的本义就不是这个字的本义。需要从语音上来推得语源。

  • 2012/02/18

    骂辞 - [烹小鲜]

      开了一天车,从太阳上山,一直到太阳落山。当然,我还不太会开,掉头的时候差点撞了一辆助动车。师傅那边的窗开着,我对着外面说了声“对不起”,可助动车上那人还是骂开了。师傅解释说:“我们想转个弯。”那人就骂:“哪里有弯啊,转鸡巴啊?”可能他没有理解我们其实是想借一个厂子门口的地方掉头。
       最终,吵了几句,助动车就开走了。我简直要憋出内伤来了,来形容一下听到他那句骂辞之后的反应吧:第一,咦,这人好粗鲁;第二,骂得好,要是撞死了人,想被骂都没机会;第三,这话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啊?哦,是了,换作上海人骂,应该是“哪里有弯啊,转你妈逼啊”;第四,为什么北方人骂出来的话是阳性,南方人骂出来的话是阴性?原因何在,有人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吗?第五,还有没有其他例子呢?这和地域有关联吗?
       如果深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不知结果会是什么?我已经想到反例了,比如“你爷爷的”、“你奶奶的”、“他妈的”、“你妹的”,这些骂辞未必和地域有关;不过,也未必毫无关系。

  •   看过的文学史也有好几部了,对王梵志这个名字却很陌生。今天发生的事情,让我想起那首诗:“我昔未生时,冥冥无所知。天公强生我,生我复何为?无衣使我寒,无食使我饥。还你天公我,还我未生时。”因为不知道它的作者是谁,所以百度到了“王梵志”这个名字,百度百科说他是初唐僧人,但全唐诗并未收录他的诗。上引的这首诗也不完整,只是《翻着袜》中的一段。
      这八句中所透出的抑郁不平之气可谓前所未有,甚至惊世骇俗。相比之下,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所表达的感情却并不如它强烈。这两人同属初唐,为何文学史里就没有王梵志呢?

  • [本日志已设置加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