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12/18

    我已经不着急了 - [琐事]

      看着研招办的确认信息里写着“准考”,上考研招生网却下载不到准考证的时候,我已经不着急了。每年报考似乎都会出点状况,刚才很淡定地发了邮件给客服,问原因。也许只是想问问原因。困难再大,大不了就是不让人考了。
      还记得上个月的折腾,“准考”,这简直是出乎意料的事情。然后看了许多学校的招生简章才发现,原来自己报的这所学校是多么海纳百川,其实可以算得上是非常的“宽进”了。那还是感恩吧。但要命的是,这次“报名风波”已经让人崩溃过了头,我每天都像个活死人,现在已不在状态。
      昨天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是个刚踏进校园的大一新生。同桌是个心眼很坏的女生,经常陷害我,不过我既没怕她,也不恨她。还遇见了一位很阳光的学长,他经常埋头在实验室里。记得有一次他做的实验是“证明光的波粒二象性”,我就嘀咕,我的学长不该是搞物理的吧?醒来后,这两个人的相貌一个都想不起了,梦境不很真实。可我却有点留恋校园的青春气息,以及那一点点学术的氛围。原来就连这,我都只能从梦里去寻找。真心觉得学术氛围这东西就像学外语所需要的语境那样,你不把自己扔到国外,靠别的方法是很难补出来的。

  • 2012/12/10

    咏怀 - [流水帐]

      一日复一夕,一夕复一朝。颜色改平常,精神自损消。胸中怀汤火,变化故相招。万事无穷极,知谋苦不饶。但恐须臾间,魂气随风飘。终身履薄冰,身竟为土灰。
      昨晚躺到床上,翻开笔记就看到阮嗣宗这首诗。如果能早一会儿看到,也许就不会想半天,该怎样来形容那种“悲痛感”。起码有70%,它能说出这种感受。
      我是个语言贫乏的人。这几年有非常深刻的感触,遇事无法深入思考,身边也多是急于发表意见的人;但讲的都是废话。因为想象力缺乏,所以只会平铺直叙;比喻句只在书中见过,却很难从自己嘴里创造出来。

  • 2012/12/09

    周日晚 - [流水帐]

      什么鸟周末,2天短得跟2秒钟似的。每周日晚上总有种悲痛感,光阴似箭,痛得人喘不过气。也许今天这塑身衣也起了作用,把人勒得半死。我的凸肚没救了,平时看就像5个月的孕妇,现在看像4个月的。

  •   总有些问题令人无语。“为什么你不把头发剪短一点?”“为什么你要留长发?”
      可笑。这甚至都不能算是问题,怎么会有人不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那如果反问:“为什么你不留长发,而是要留短发呢?”怎么回答才算好。
      也许有人会说“短发容易打理呀”,可你已经失去了独一无二的背影。你想让我和你一样安于拥有一个平庸的背影的理由在哪?

  • 2012/11/26

    欣然与接受 - [流水帐]

      我不知工作的意义在哪里。早晨8点半上班,晚上5点半下班。可是早晨8点10分就得到公司作“准备工作”,晚上6点还不一定能走出公司大门,就连中午吃饭的1个小时也有一半花在工作上,不是吗?早晨6点20就得起床,晚上7点20可以到家,7点30开始做晚饭,8点30开始吃晚饭,9点可以洗好碗,9点15当我开始想看书,他妈的同事开始打电话来叫我干活。干到11点,你妈的,他妈的,你爷爷的,他奶奶的,你们给我统统滚!
      我只知道,工作中受气越多,回家就要花越多的时间娱乐来抵消。而时间都是自己的,所以最好的办法不是多娱乐,而是少受气!否则会被自己娱乐到累死。同样地,工作中受气越多,就得花越多的钱购物来抵消。而钱都是自己的,所以最好的办法不是多花钱,而是少受气!否则会被自己花出去的钱心疼死。
      每个月挣那么几块钱,我只承认8小时之内I'm paid to受气、忍耐,8小时之外去你各种大爷的。真佩服坐我对面的那女孩,她何以能够欣然接受一天24小时stand by。而我既不可能接受,更不可能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