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4/02/18

    老歌

    手机多数时候都被用来看片,几乎不听歌。今天手机死机了一次,重启之后已经躺到床上准备睡觉了,看片的兴致被打断。翻翻记事本,看看明天的天气预报,最近还删过几个累赘的应用,能玩的东西本来就没啥,那就听歌吧。
    老歌,不知什么时候给自己准备的,怎么这么多。平时总是下很多片子,以防无聊的时间没法打发,但实际上很少会无聊。歌也下了很多,可是多得自己都忘了才想起来要听。不知以后能不能攒很多很多钱,直到快死的时候还有得多。呵呵,不过这可不像下歌下片子那么简单了。
    老歌,带着年少时的回忆,那段一定要被挥霍掉才值得的时光。好不好听似乎无所谓,现在就好像搂着一个熟悉的人,听着熟悉的呼吸一样感到安全、安心,连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渐渐调得无比均匀。
  • 2014/02/02

    不共戴天 - [流水帐]

    不共戴天的仇恨在别人眼中原来只是一种郁闷而已。这话今天下午出自于最亲近的朋友口中。这世上最远的果真是心与心的距离。
  • 2014/01/25

    拳不离手 - [用心的纪念]

      忍受不了等更新的我周三晚上第一次打开SBS追《星你》,忽然发现原来没字幕也没什么大障碍,就连古文也能听懂一大半。
      记得考研的第一年听了五个月的VOA,当时毫无效果,也很失望过。去年为了让自己心情开朗,开始看韩剧,到现在可能有八九个月,却行了。
      也许不是基础差,也不是单词量不够大,而是听得不够多,训练就欠那么点自己也想不到的火候。我打算听五乘以二个月的美剧看看。

  • 2014/01/16

    分裂 - [幸福的定义]

        睡眠不好也许就容易精神不集中,不过现在想把这种症状称为“放任思绪,天马行空”。
        洗脚时很困,洗脚是睡前最后要做的事。不知怎么想起以前做的蔓越莓饼干,于是想起第一次吃到蔓越莓时的那种感觉。想到了蔓越莓就想起自己曾经有过想去美国旅行的冲动,因为想去看看蔓越莓收割时的景象。想到了美国旅行又想起《继承者们》里面的外景,据说那是50号公路。想到了50号公路又想起66号公路,这是一条让人很想去从头到尾自驾一遍的公路。
        然后的然后又想到,原来自己的后半生有许多愿望是靠理想无法完成的,只有靠钱才能完成。
        是不是老了?竟然一点都不觉得难过。透过对面人家阳台的落地窗户看到明晃晃的灯光又想起到,想有套自己的房子,弄个大的转角沙发,既能坐,又能当床睡;买喜欢的窗帘,在墙上刷喜欢的颜色,再也不要住在爷爷装修得乌漆抹黑的屋子里。想到房子又想到钱,是啊,钱,老了之后得住进设施齐全的养老院,确实越来越迫切需要钱。
        唉,钱。这是我的理想么?怎么听起来这么无趣。
        其实不是单纯地想得到钱而已,而是需要一种精神生活。然而,这些看起来又好像全是物质生活?太分裂了。分裂的人是很难幸福的。

  • 2014/01/01

    1314 - [用心的纪念]

    没想到这一次跨年是边看着《大长今》边度过的。这是部10年前的老剧,因为太长,所以直到昨天才刚刚下定决心开始看。
    记忆中它曾经火过好一阵,06年在西安当走到浑身无力也没找到一样想吃的东西而近乎绝望的时候,忽然看到前方有一家店的门面上有李英爱大长今的头像,旁边写着四个大字“韩国料理”,当时满心欣慰的感觉就像找到了家乡菜,而韩国和西安这两个对我而言意义特殊的地方也以一种莫名其妙的方式产生了联系。
    在那以后的日子里,西安小吃终究没有走进我的胃也没有占领我的心,而韩国料理却有着初恋的味道。我渐渐开始在味觉中徘徊,这是对西安人民最后的怀念方式;却又因为胃病而不得不放弃最钟爱的味道。
    抓住一个人的胃相当于抓住一个人的心,爱上一个人就会爱上一座城——一些看似有道理又没道理的定律反复上演,于是直到30岁也没个男朋友。如今胃也坏了,城也不在了,至于爱,这是年轻人的讲究,等到了一定年龄有了一定阅历,就不会再执着了。生活有别的乐趣,那是另外的温馨。
    1314,不是为了让我们庆祝一生一世,而是提醒我们没有什么会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