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久没写日志。变得不会写字,不会表达思想。
      上个月胃疼之后,生活变了很多。查不出得的是什么病,吃药也不见效。当时觉得真可怕,还记得小时候感冒就是感冒,肠胃炎就是肠胃炎,虽然生病很难受,但是只要吃个三四天药,就会好转。可现在,生病都变得不再单纯,虽然觉得自己还不算老,可为什么会得一种病,看了好几个医生都说是肠炎,吃药却不管用?那段时间并没有吃坏过东西,验血报告里细菌化验是阴性,可见没有细菌感染,验大便的报告里却检查出了隐血和白细胞,说明消化系统的某个地方正在出血。这有多么恐怖,我真的会想多了。
      每个星期都往医院跑,验了好几次血和大便,验到左手无名指比胃还疼。医生建议我做胃镜,妈妈不同意,等到第二个医生建议我做胃镜的时候,妈妈才同意了。其实早就可以做了啊,搞不清病因的病,怎么能一直拖着不检查?
      等待、恐慌、自我安慰,这些心情占据了大部分的时光。我甚至考虑了自己的身后事,如果在这年纪得了一场能危及生命的大病,父母就能够解脱了。没有我,他们会活得很好,他们并不是很爱我,如果我不在了,他们也不会有过多的难过。而如果我一直单身地活着,活到老,以后一定会拖累他们,到那时房子留给谁,红木家具留给谁,这些事我根本就做不来,不如让爸爸妈妈来决定,他们是聪明的。我也想起那个人,还有那那个人,一个在天上,有再多的遗憾我也当没发生过,另一个深深刻在心里,可是我很快就要化成灰了,这颗心也是。死了就一切成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最关注的是亲人,他们是我平时相处得并不好的父母和爷爷奶奶。
      写下这些觉得很不吉利,但是它们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在我的脑海中反复浮现。我带着害怕和留恋反复想着,我人微言轻,不用立遗嘱,我没有财产,不用为遗产分配问题操心。而如果等到老了之后再死,那么一切都不会像现在这么简单,人死之前是要费一番脑筋的,这对临死的人是一番多么不人道的折磨。
      做胃镜要排队,继续等待了一周,等待是种煎熬。等到我坐在医院里的时候,妈妈依然在吓唬我,要不要做无痛的,现在还来得及。我就靠着那一点不知者的无畏,没有选择打麻药,其实我更害怕麻醉,麻醉是一种不可理喻的东西,人怎么能突然睡过去,然后任人摆布呢?
      今天时间太晚了,我应该好好休息。胃镜做下来说是胃炎,接着等病理报告又经过了漫长难熬的一周,不过好在只是胃炎。胃炎是种治不好的病,它以后将会陪伴我一生了。我有点伤感,今后不能用健康的体魄去面对人生,这是一种负能量,以后的独身将会多一重阻力。
      忽然意识到应该重新拾起笔来写日记,哪怕记录一下自己病情,记录一下天气。昨天、今天胃一直在烧,一直不停地打嗝、放屁,吃菜粥不消化,大便中有大量食物残渣。吃药依旧没有效果,我既伤感,又无奈,在病魔面前,人类显得太无力。这次的病如果用归因法,一定得归在上一份工作头上。真的亏大了,为了保住那份工作,承受了那么多事,患了小叶增生,又患了胃炎,可是得来了什么?妥协真是一点意思也没有。

  • 2013/04/05

    难过 - [思考]

      昨晚胃疼,爸妈都不在家,我对自己的表现感到非常难过。
      一晚上没睡着觉,半夜2点多钟给妈妈打电话告诉她我胃疼,过几天能不能陪我去医院。
      挂了电话还是疼。我的独身太不专业,除了会抵御孤独,别的什么都不会。可是把孤独当做生活常态的人,怎么会有这么强的依赖性?我觉得无法解释了。
      当需要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不能怕死。人世间是否还有我留恋的东西?没有。那我只是单纯的贪生怕死吗?可是死比生更可怕吗?我不知道。
      要学会一个人上医院,不要给别人打电话,不要再让自己成为别人的困扰。我什么时候才能做到?

  • 2013/03/27

    姨妈66岁 - [流水帐]

      上一回听说六六大寿,还是念小学的时候Chloe的外婆生日,当时Chloe的妈妈掌勺为她的外婆做了66块肉。转眼间轮到我们这一辈来做这道菜了,说实话,有一丝白驹过隙的伤感。
      日志里的图片全失效了,写游记也没了动力。这个blog凑凑合合用到现在,前几天忽然发现首页右下角的广告没了,还窃喜了一下。真的要改变了是吧?谢谢。希望你能让我传图,这是我弱弱的希望。

  • 2013/03/19

    - [浮生录]

      他在公司干了四年,是老员工了,前不久他提出辞职,据说要回老家创业。虽然我们平时在工作上来往很少,但还是蛮惋惜的。有一天早晨在公交车上遇见他,车很挤,他坐在位子上,而我被挤到了他身后。他正在和邻座的人(也是一位即将离职的同事)抱怨公司,依稀听到他说,“我在这里做得不开心,其实我可以去仲裁,让公司被罚个几十万。可是毕竟是老交情了,大家和和气气,我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我有点同情他,原来连老员工也会干得不开心。而我以为,他做了这些年就算有不满也早该看透或者习惯了。可是我忽略了一点,妥协是无法习惯的。
      其实他连仲裁和举报都分不清,也把仲裁想得太光明了。如果公司能够被罚几十万,我倒也乐意趟一次浑水帮他忙。在一个神奇的国度,维权的成本远比实际处罚的金额高得多。他是“被创业”的吧。

  • 2013/03/19

    狗来富 - [浮生录]

      临近春节大家都闲了下来,上班时间可以玩游戏、看小说,老板也不管。几乎每天都有人请客喝奶茶、吃麦当劳,人一天比一天少,买的东西足够大家分的,最终喝奶茶喝到腻。放假前倒数第二天,我请大家吃磅蛋糕,ET(ET是他的姓名,不过他长得还真像ET)一边推门进了二楼办公室,一边像是在和谁打招呼,“来来,进来进来”,可是紧随其后的是一只脏兮兮的狗。
       ET平时不苟言笑,我还头一回看到他这么兴奋,“它听我的话!它听我的话!”原来他停车的时候,遇见这只狗跟着他的车,他停好车,狗又跟着他上了楼。外面下着雨,虽然它浑身是泥,但我们都推测它是一只家养的狗,因为它会爬楼梯,只是不知它的主人在哪儿。
      狗看起来很饿,ET发现我桌上有蛋糕,就说:“给我一块”。我说:“这是给人吃的”。他说:“我要我的一份。”我不知还能怎样用友好的语气回复他的要求,我说:“原料很贵……”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我:“我懂得,我怎么会给狗吃呢,我还没吃早饭,给我一块。”他拿走了蛋糕,转过头却丢在地上,“狗狗,来,吃,面包!我当然是给你吃的啦!”
      我气了半晌,可是ET的注意力早已转到了狗身上,不再搭理我。同事们也都去逗狗,听说去年也是在春节前夕,一只猫跑进了办公室,而今年来了一只狗,俗话说“猫来富”,ET反驳大家,“狗来也会富!”也就是说,来年他自己和公司都会发大财。
      ET和行政E女冒雨带着狗去找宠物店,他们打算给狗洗个澡。过了个把小时,他们回来了。还没见到人,先听到E女在楼梯上大喊:“面包,面包!”接着狗就跟着进来了。两人大包小包带回来许多东西,有狗粮,有狗碗,有狗链,还有玩具。ET更兴奋了,跟同事们说:“它有名字了,因为它吃了我的面包,所以它叫‘面包’!”他还跟葩讲:“It's a good dog!”宠物店里的人说它是一只纯种金毛犬,只是毛色有点淡,现在大约三四个月大。
      狗洗完澡大家就愿意跟它亲近了,何况它是一条迷人的小金毛,还不怕生人。它在办公室里钻来钻去,一会儿蹭这个人的脚,一会儿扒那个人的垃圾篓,不亦乐乎,似乎它一点也不为自己走失而难过。只是它好像认得自己进来的那扇门,好几次走到跟前用爪子去挠、去推,E女着急地把它牵回来,“面包,面包,这门很贵的!”
      葩的办公室大家不会随便进去,可是狗不管,大摇大摆走进去钻到桌底下,呆了不到几分钟又大摇大摆走出来,趴到另一个某人的脚边。同事有的给它拍照,有的逗它,有的给它吃东西。它时而配合,时而不配合,或者它心里根本就在想——愚蠢的人类。
      一整天,来看狗的人一批接着一批,三楼的同事也下来了,三楼最远那个办公室的同事也下来了,平时看不到的老总们突然都出现了,全都拥在二楼。狗狗长,狗狗短,狗狗短,狗狗长,然后依依不舍地离开。过了一会儿又回过来,狗狗长,狗狗短,狗狗短,狗狗长。而我早已把磅蛋糕收了起来。
       ET没有把狗领回家,他没功夫养。狗被E女带了回去,听说才一天它又变得臭不可闻,于是转给了另一位同事养。另一位同事也觉得它太臭,于是把它关在门外养着,不让它进屋,它现在成了一条看门的草狗。
      那天我还带着气愤回家和妈妈说了这事,妈妈说,也许这条狗根本不是走失的,就是因为臭,所以是被人丢掉的。而对于这样的同事,不理他也就罢了。
      无法一一罗列的教训:
      第一,这家公司没有一个正常的人。把狗领进公司已经不妥,上班时间带狗出去洗澡,买狗粮,这么匪夷所思和不成体统的事情,工作八年来也只在这家公司亲眼见过,真是全民奇葩。
      第二,不要低估人类无耻的程度。是非、善恶、美丑——不是判断事情的标准,利害、得失、成败——才是。就像这次,如果追究对错,那么就该坚决要求ET道歉,并且从此与ET绝交,离开这家公司。可我只能做一个小人,因为要挣钱,因为要跟同事搞好关系,要笑脸迎人。可我觉得自己早就活得不像人,不要说同事了,身边的亲友之中也不乏小人存在,难道不要跟他们搞好关系吗?难道要跟他们绝交吗?当自己也是小人的时候,我能把自己割成两半吗?
      第三,从众生平等的角度看,我倒对ET给狗吃蛋糕这件事没脾气,因为他是在与狗分享食物。但ET自己也知道,人是人,狗是狗。所以在这样的前提下,我对他的行为无法容忍,因为他是在糟蹋食物。
      第四,赠品是一文不值的东西。送给别人的蛋糕里面虽然凝聚着人类无差别的劳动,但是别人取得它时不用花费任何代价,所以它和买来的东西有本质区别。赠品可以向人索取,如果不给还会引起不愉快;而商品需要花钱购买,不购买就不能索取,天经地义。
      第五,再也不要带任何东西给同事,他们连面包和蛋糕都分不清!一群傻缺。所以我觉得自己太贱了,其实是我成全了他们暴殄天物。不知者无畏,如果不知道做蛋糕有多辛苦,那就不会理解它的价值。傻缺只晓得公司的玻璃门很贵。所以记得要把珍贵的东西留给懂得珍惜它的人。
      第六,真正爱狗的人少,把狗当宠物的人多。好宠物必须可爱,听话,不随地大小便,闻起来不能臭,另外还要满足主人各种虚荣的要求,如果是条名犬那就更好了。如果金毛是一只流浪的草狗,或许ET都不会捡它回来。
      第七,为善的贫穷更命短,作恶的富贵又寿延。我很相信老天最终能让公司和ET都发大财!
      …………
      太多了,还需要继续总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