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2/15

    狗世间 - [浮生录]

      阿黄是一条母狗。小区保安捡到它时只有巴掌大,它伸着舌头站在门口乘凉的样子别提有多逗了。邻居们经常给它带些吃的,它长得很快,还没到夏末,就成了一条大黄狗。
      阿黄很安静,从不跟别的狗对着叫,也不去追小猫。只是它喜欢乱跑,有一次它自己回来了,还有一次妈妈看见它自己过了马路,但是叫它再过马路回来,它就回不来了。两天后妈妈又在马路对面看见它,它还没回来,于是叫保安把它捉了回来。从此以后阿黄就被拴上了。
      阿黄那么温顺,被拴起来之后似乎变得更寂寞了。保安就牵着它在小区里巡逻,但也只是偶尔,更多时候,它独自呆在传达室的桌子底下。
      小区里的野狗多了起来,据说有两点眉毛的狗都是恶狗,可就是有两条这样的黑狗经常在传达室门口叫唤。保安举着棍子驱狗,它们就远远地伸头叫唤。阿黄长大了,虽然它老是蜷缩在桌底,但它的眼神里还是透出一些妩媚。黑狗的叫声很凶恶,“求交配”,“求交配”。阿黄一定不想和它们交配,否则每次它们来,阿黄应该欢天喜地地奔出来摇尾巴才对。可是两条狗争一个阿黄,如果没有人类的保护,不知阿黄又会受怎样的伤害。
      后来就不见阿黄了,有人收养了阿黄。黑狗也不来了,小区不知是恢复了原样,还是少了些乐趣,总之没有阿黄了。这时初秋刚过。

  • 2013/02/10

    冬去春来 - [流水帐]

  • 2013/02/09

    歌唱的青年 - [浮生录]

      在地铁上碰见一个唱歌的青年,他弹一把吉他,歌唱得很好,只是每次他都没有走近,远远看到他,以为他是搞行为艺术的。
      曾经碰到过一个乞讨的妇女,背上背着一个音响,一手拿着话筒唱歌,一手用绳子牵着一位盲眼的老人,老人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孩。她一路唱着山寨歌曲缓缓走来,跟车厢里的人鞠躬,乞讨,而人们都不理会。
      所以那个青年的出现让人很惊奇,在地铁里竟有不为乞讨而唱歌的人?只是后来还是发现他是个乞讨者。他走近了,我看到他的吉他上贴了一张白纸条,上面写着“自力更生,卖唱挣钱”。对他的印象一落千丈,年轻人,挣钱就只有这一种方式吗?
      上周又遇见他,又近距离听到他唱歌。他乞讨的方式确实有点独特:他穿着得很整洁,一点儿都不蓬头垢面;他没有拿着一个杯子上下晃动,让硬币发出碰撞的声音;他自管自唱,不对人鞠躬;他很少走动,不会故意经过每个人跟前。这是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在搞行为艺术的原因,因为他不怎么走动,所以总是离得很远,而且也没有向人乞讨的动作。
      边上的一位中年人把几个硬币放进他的背包里,他唱到一曲结束,轻声说了声“谢谢”,便走了。
      其实我也有想给他钱的冲动,他确实像一个“出售”自己歌声的歌手,而不是一个把噪音强行灌入你耳朵的乞丐。倒是希望他是个音乐学院的学生,想挣零花钱。

  • 2013/01/31

    吐槽MC - [浮生录]

      不喜欢赵丹。第一次露面就边流眼泪边讲故事。虾球看上去不错,但插个MC的logo算怎么回事。家庭条件不好,却会去买那么贵的虾,还玩拉糖,其实我也不得不怀疑她的背景是假的。
      神秘盒环节做戚风,敢往里面加榴莲馅,她自己应该知道临时改方子是非常冒险的。时间只有60分钟,光做蛋糕坯也显得很紧绷,何况还要蒸紫薯、去紫薯皮、压紫薯泥(或许还得拌一点奶油,加一点糖粉,如果没有糖粉,还得自己磨,或者等白砂糖在紫薯泥里融化,这得花多少的功夫)、再裱花,不是非常熟练的人应该做不到。既然能有信心随心所欲地下料,那么说明她已玩转烘焙。可是玩转烘焙跟玩转单反一样,需要下血本,所以我很难相信她家庭有多困难。BTW,戚风开裂成那样真的很难看,紫薯玫瑰却裱得更难看。
      创意菜环节用羊排煮汤,毫无创意点。可是看她用的那些食材,瑶柱、当归、羊排——非常滋补的东西,家常都不太会去买的,可是她自然而然地用进了汤里。不禁还是有疑问,这女人真的是从有困难的家庭里走出来的吗?33岁,独自抚养小孩,又肩负着照顾病人的重担,她却能做到容光焕发,不仅没有憔悴的神色,还宛如20出头的少女,保养得很不一般吧。
      第二季MC,有讲故事的、有演戏的、有搔首弄姿的、有自大的、有腹黑的、还有追刘一帆的,虽然热闹,秀味却愈发浓烈。

  • 2013/01/03

    后来 - [流水帐]

      以前在大学追求我的那个wsn脱胎换骨。
      今天得知了他的消息,真令人难以想象。人各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