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1/03

    我知道你来过 - [流水帐]

      杭州的这位朋友,可以现一下身吗?
      不知你是谁,但到访的次数却多于我的任何一位好友。
      因为某些个人的原因,我非常讨厌杭州这座城市,并且对杭州人怀有敌意。你的出现容易让人往不好的方面想。
      如果你我有缘,那么在此我希望坦诚地告诉你我对杭州的印象。如果你正是我不希望见到的那一个人,那么烦请以后不要再来窥探我了。谢谢。

  •   今年做盐焗鸡的愿望还没完成。明年的愿望是吃河豚鱼,顺带做盐焗鸡。

  • 2012/12/29

    踏雪没心情 - [流水帐]

      出门时下着雨,回家路上雨滴变成了雪花,打在伞上嚓嚓嚓。
      下周的这时候不知是否又该奔波于各大招聘会之间。其实我想去摆地摊,可是见到那些蹲在路边卖雨伞的、卖耳套的、卖围巾的、卖帽子的,不禁叹了口气。唉,此刻人们都该呆在家里,大概只有我和他们才会在外面吧。
      反正没生意,不如回去,不知他们还在等什么?那我呢,我在等什么?难道等葩回心转意?其实不是等什么,只是耗着罢了。如果不为将来考虑——也没法为将来考虑,做满3年又怎样,公司不会给我发展空间,更不会留我,所以实在难以想象33岁时自己净身出户的狼狈——我竟然有点期盼早点结束这份工作。虽然好不容易才留下来,但现在却感到后悔。可是不干就没工作了,干了又不是份稳定的工作。所以,到底该怎么样呢?

  • 2012/12/24

    710071 - [未分类]

      一年我只给你写一次信,而且每次寄给你的都是生日卡片,说实话,半面纸还真写不了多少字。
      你的生日在1月,可每个12月我就会把卡片寄出,有几次在12月头上就寄了,不为别的,只为成为第一个祝福你的人。现在的节日那么多,“1111”光棍节、“1212”都要爱,“1221”世界末日,“1224”圣诞夜、“1225”圣诞节”、“0101”又是元旦,每个节日都爆仓。你的生日在1月,我怎么能不早点寄呢?否则,我怕这封信会晚一两个月到你那里。或者,根本到不了你那里。
      那些人都很讨厌,有的会在零点发祝福短信给你,有的会做生日蛋糕送给你,有的还为你见证这、见证那,而我能做的只是给你写信。可你总是为别人感动来、感动去,对我却视而不见。这多么令人咬牙切齿。
      每次给你寄卡片都像一场浩大的工程,连我自己都觉得可笑。通常8、9月我就会焦躁起来,可这时明明还是夏天。周末我跑遍周围的文具店,但总是空手而回。卡片在21世纪是多么难买的东西,称心的卡片更是可遇不可求。所以我不找,我等,我跑遍大街小巷的文具店,只为等待一张合眼缘的卡片,然后把它买回来。
      今年的卡片深蓝色,你喜欢的颜色,摩天轮,幸福的模样。卡片那么贵,可是不管,一年只有一次,我要把它送给你,送给你最好的,因为我还能寄出几次呢?你还能收到几次呢?我不知有多担心有一天你留给我的地址也会失效,所以每次寄卡片前,我都念过无数遍“天灵灵地灵灵”。
      可是我不写给你“生日快乐”,你快乐无比,你从我的痛苦中获取快乐,再祝你快乐,我做不到。我不写给你“我爱你”,我本来就爱你,哪怕你去跟别人相爱,我也不会感到羞愧。我只写给你“见字如面”,这四个字你一定比我更懂得。
      写完卡片,还要买胶水,可一年只用一次,下次再用就找不着了,所以每年我都买新的胶水。粘完信封,还要买邮票,离家最近的那家邮局拆了,所以有一年一怒之下买了一大把邮票,这下够用十好几年,终于放心了!
      年底总是最忙碌的时候,我又焦躁起来,下班经不过邮筒,换别的路线上下班,也经不过邮筒,才发现这世上的邮筒那么少。那么周末去寄?妈妈是孙悟空,我做什么都逃不过她的法眼,如果她看到我揣着一封贴着邮票的信出门,其实这还是一封“情书”啊,它不是一封普通的信,或许她会很难过。有几次,我趁爸妈出门的时候偷偷溜去邮局寄信,又赶在他们回来之前先到家。去年,我等了好几个周末都没逮着机会,于是把卡片藏在口袋里,假装去逛超市。
      为了寄一张写了四个字的卡片,我变得不可理喻,可你的邮编、地址、名字都不止四个字哪。但是已经有几年,我不再写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我是真的怕麻烦,怕万一寄不到被退回,它就会躺在我们家的信箱里。怕万一到了别人手中,会有人问你这个地址、这个女人是谁。是的,我谁都不是,这是件多么令人难堪的事。今年的卡片又在包里放了好几天,我该怎么寄掉它呢?它会到达你手中吗?你会丢进废纸篓,还是锁进抽屉?你会把它撕碎,还是把它留下?
      那年,我在二字头上,你在二字尾上,如今,我在三字头上,你在三字尾上,很快我们又会再奔一个新的十年。其实我有点不能相信,自己深爱的小伙子已经渐渐成为中年人;可是怕什么!我也变身成大妈了!我从不害怕改变,我怕的是你老你的,我老我的,我们各自老去,却没一点关系。我痛心的是,我们明明在最好的年纪遇见彼此,却非得弄得最初不相识,最终不相认不可。你30岁不肯见我,那么40岁还是不肯见我吗?50岁还是不肯见我吗?以后的时间会过得越来越轻易,日子会像飘落的黄叶,再往后去,就真的太晚了。我需要在每一个当下都见到你,既然你不肯见我,那还是见字如面!吧!

  • 2012/12/23

    闲话 - [浮生录]

      楼上的M女到楼下来找我对面的E女闲聊。E也是行政,原先坐在我对面的女孩走了之后,她是来接替的。但她不算是新人,而是从集团下面的其他分公司调过来的。
       E说:“主管要我出去做两把钥匙,钥匙做好了,我问她:‘把钥匙给谁?’可是主管就反问我:‘你觉得呢?’我想你是领导当然你决定咯。可是主管说:‘你问出来的问题给人的感觉像是没有思考过的。你应该换一种方式问,比如:一把钥匙给门卫,另一把给Z总,这样可以吗?’”
      本来我并没有注意到她俩在聊什么,但E抱怨主管的话音刚落,我就不由自主地竖起双耳。因为葩曾经也这样说过我,说我总是把没有经过思考的问题丢给他,所以现在每次我跟他讲话,用的句式必然是“解决这件事有方法A,还有方法B,你觉得哪种比较好?”——其实说出来才真叫愚蠢,这是个非常白痴的选择疑问句,问句中总是包含着几个显而易见的选项,明白得就跟苍蝇叮在白面上一样;不知做领导的为什么都非得要纠结在这上面不可。然而在这一点上,行政主管和葩竟然非常一致,所以我对M和E聊的内容开始有了兴趣。
      可是M说:“你们主管死得快了。我跟Z总出去吃饭的时候,Z总经常说对她很不满意。”E:“有一次Z总跟我们部门的人一起吃饭,讲好了礼拜四,可是直到礼拜四早上也什么都没定下来。我提醒主管,今天要和Z总吃饭的。主管才想起来,‘对哦,今天要吃饭的哦!’然后叫我随便订了家饭店,晚上就去了。”M:“你们主管是有点搭进搭出的,我平时连话都不要跟她讲的。上班还天天迟到,她以为领导都不知道吗?”E:“有一天她来‘早’了,8点32分就来了,看到还有很多人没到,她就叫了:‘怎么大家上班都不准时?’切,人家又不是不知道她平时都是几点到公司的。”M:“混到她这个样子,怎么还不低调点呢?人都三十几岁了,还没什么专长……我觉得,到三十岁起码应该有万把块钱的月薪,否则也别混了。”E嘿嘿一笑:“在我们这种公司是不可能的了……开部门会议的时候,她还摆架子,‘你们要想象你们自己是主管,就会觉得我讲的话是有道理的了。你们不会一直都是行政专员,我也不会一直都是行政主管’。”M:“那是她想多了。她确实不会一直都是行政主管,放心吧,她的职位已经在招人了。”
      忽然感到一丝悲哀,她们不过是两个23岁的女孩,刚离开学校踏上社会不久;而那个行政主管是个比我大2岁的未婚老女人。她的命运对于这两个涉世未深的女孩来说尽在掌握,她自己却浑然不知;深得老板欢心的是她们,而不是她;这不得不是一种悲哀。
      其实我一直对这位行政主管没好感,听以前的行政MM说过不少她的极品事迹。当我试用期被延长的那时候,她还专门找我谈过一次话——分公司的总秘和集团的行政主管,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部门,她却可以把我当成是她的下属一样;确实,她脑子搭住的。她还跟我说:“你知道我的第一份工作做的是什么?也是总秘,但是公司很小,所以什么都得干。就是在那时候我积累了经验,我自己也愿意为公司担负许多责任,所以现在可以做主管。”我一滴汗,心想你没搞错吧?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总秘”,在一家员工最多的时候都不超过五个人的“公司”——这种公司说白了都是皮包公司,什么都干只能说明没有专长——正因为这样,我才会到30岁还没有任何发展。在职场上不必露底,以免让人觉得浅薄;可她竟能完全不以为意,还能把缺点当成一项资本,这需要一颗多么强大的心啊。
      而说起迟到这事,她还真是不小心了。我们公司不打卡,8点半上班,她却通常9点左右才到。集团的老板到公司一般都不太准时,但他们都不是故意晚来的,而经常是在外面有别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才会晚一会儿到。可我的老板葩每天8点半必定到公司,哪怕他是啃着油条坐在座位上的。并且我听到过葩跟人事谈论迟到,一次、两次友情提醒,三次以上计旷工。虽然也没看到谁真的因为迟到而计旷工了,但是谁经常迟到,老板心里是清楚的。那么同样地,行政主管迟到,集团的老板也是清楚的。有一回阿姨和前台都请假,没人洗咖啡机,行政主管她亲自上阵了。可是她来得那么晚,那台机器她也不懂怎么洗,最后搞到大家10点钟才喝上咖啡。而葩每天早上9点要喝咖啡的,总之那天很尴尬。还有一次也是阿姨请假,我上完厕所出来,看到行政主管在洗手池前洗手,我就站在后面等她。等到她洗完轮到我洗了,她却还不走,而是拿起一旁的抹布开始擦洗手池边上的水。我心想你就别装了,看你洗咖啡机的样子就知道你不是个惯常干活的人;你每天起那么晚,可见是个懒惰的人;等你用完抹布,我走之后你还得再偷偷洗一遍手,何必呢。况且我也是个不得老板欢心的人,在我面前装勤快真的没有特别的意思。——这就是我们的行政主管,一个不会“一直都是行政主管”的人,不上进,只有等待被淘汰。
      M女是集团一位老总的秘,工作认真负责,思路清晰,可我对她就是喜欢不起来。想想会是什么原因呢?直到有一回看到她的QQ签名,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她写的是“不努力的女人只有两种结果,穿不完的地摊货和逛不完的菜市场。”原来我和她属于不同的世界。在我看来,嫌弃逛菜市场的女人首先就不是好女人;而耐看的女人,穿地摊货也会不失女人味。失败的女人,则能将名牌也穿出地摊货的气场。说实话M长得不能算漂亮,脸上镶着两颗绿豆眼,这幅相貌容易令人联想起王八。以后她也会有子女,有家人需要照顾,就打算一辈子嫌弃逛菜市场吗?到30岁要挣得万把块钱的月薪不是一般人都能做到的,除非她是个自身条件出色,并且职业规划非常成功的男人;可她是女人,那就得在把自己当成爷们的基础上再加一条,最好是还没生孩子,否则生活重心就会转移,而高薪的工作必然伴随着高压,转移意味着淘汰。但即使她成为一个成功女性,菜市场和地摊上也永远有她需要的东西。23岁不能算太年轻,但是气盛却真有一点,她有点狂。
      E女活泼开朗,一脸的痘痘并没掩饰住她青春可爱的模样,整个集团的人都喜欢她,她很像以前我在UPP认识的V。不得不承认,工作得力,又能充当开心果的女孩,会深受大家欢迎;和那种工作强势的人相比,她们不会给人造成有压力的感觉。我曾经佩服她可以一天24小时stand by,下了班还能继续跟老总们混在一起,而我却不行,实际上也是不想,因为人是会累的,家离公司那么远,所以下了班就归心似箭。我也觉察出来她对工作是有怨言的,有时电话响起,她会先咒骂一通,然后拎起听筒温柔地说“喂”。不过这至少让人觉得她挺可爱。但听过她跟M女两人的一番闲聊之后,我已无法再接受她。在背后论人是非,让人觉得舌长;何况又是在公司里,众目睽睽之下,两人未免太没轻重;她们聊的内容又这样恶毒,说的话也很刻薄,然而行政主管是无辜的,所以这十分令人齿冷。
      这世界极品遍地,奇葩横行,职场和情场是两个最容易遇到极品和奇葩的地方,可有时极品会被极品打败,奇葩会被奇葩俘虏。行政主管就快要不妙了;M女平时除了工作上的事之外,从不与我搭讪,很明显,在她眼里我和行政主管是一路货色。我们公司的老总们都难以服众,用人用得不顺手了就骑驴找马,可不顺手的人当初还不都是他们自己招进来的?又能怪谁。作为公司领导,看人没个准头,不如别再坐在这个位置上害人;可似乎“骑驴找马”已经成为了我们公司的企业文化,不赶时髦不行。再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许这样一群人凑到一起才是正好,谁说不是呢。
      我还是觉得自己的自我感觉太好了,没有足够的危机感。既然我和行政主管是同一类人,那么我的职位必定还在招人,虽然我转正了,但很有可能葩根本没闲着。而那个人事H女已不和我“亲爱的”来“亲爱的”去了,如今我们之间的交流少了,没必要再装亲热,何况她还要给老板物色新总秘的人选,我真得体谅一下她的处境。前阵子葩桌上出现的那几份简历都很优秀,别说代替我,就连代替M女都绰绰有余。不得不感叹现今的人才真是不拘一格。如果没猜错,H女的试用期也被延长过,后来她也不动声色地忍到了转正,咱们公司个个都是忍者神龟。
      价值观不同就无法互相认同,正如我与M,虽然有时我们在工作上是有些默契的。但在否定对方的同时,我也不得不思索,成为好女人是否有用?——当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去打量自己的标准有没有用的时候,我还是很世俗的。其实M并没有错,如果她真能做到自己构想的那样,她就是个了不起的女人。而如果我让自己成为一个“好女人”,反倒有可能面对失败的人生。一个人的生活,做个好女人远远不够,而是既得当男人,又得当女人。
      这家公司实在没意思,至今我仍没思考出来,如果某天离开这里之后,自己该去哪儿。也许这个某天已近在咫尺。